自從家中遭小偷後,媽媽就不冀望我看住壞人,因為當晚我們一家睡的跟死豬沒兩樣,所以ㄚ弟來我們家後,媽媽就把顧寮的工作就交給牠,爸爸還幫阿弟架了個眺望塔台,真是威風

ㄚ弟每天例行的工作除了攤在茶几上吹電風扇外,就是杵在塔台上幫媽媽監視對面的堂口,因為媽媽實在討厭他們,可是她又很俗辣,不敢開窗罵他們

 

姐姐:ㄚ弟你到底看到什麼?跟我說啦!為什麼你整天總是趴著?趴著不是就看不到壞人嗎?

ㄚ弟:你啊,人生不是你想像中的簡單,你就是太早被崔爸爸撿到,在外走跳不夠,連壞人進來都不知道,所以媽媽才不讓你顧寮,媽媽當初可是打聽過我的名號,誰不知我在外的名號「三重埔一支刺」,哪像你叫咪咪、光寶,菜市場名!

姐姐:瞎米?「三重埔一支刺」,好俗!媽媽跟我說你原來叫「福音」ㄚ

ㄚ弟:什麼?「福音」?你聽過哪個堂口老大叫「福音」的?只因為人家問媽媽福音街往哪裡走時他看到我,我就要叫「福音」喔?我還要不要混ㄚ?

 

說的也是,幸好ㄚ弟不叫「福音」,因為牠做的壞事夠多了,偷開衣櫥、挖踢腳板,頂開天花板檢修口,在裡面逛大街,最離譜的是把主臥室的電視擠下來摔壞,難怪媽媽都跟爸爸推說「ㄚ弟是你的貓」,一點都不承認是她抱回來的,如果真是一支刺,ㄚ弟可說是我們家的一支大肥刺ㄚ!!喵嗚~~~~

創作者介紹

光寶與旺宏ㄚ弟、奇美妹妹的土貓窩

光寶奇美的土貓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