ㄚ弟:

為什麼不能找姊姊玩?連靠近她、舔她都不行,為什麼爸爸媽媽都不關心我?

我好可憐,不給我籃子曬廣光,我只能窩在角落,手都沒地方擺。

我好可憐,不給我籃子陪姊姊睡豬覺,我只能躺在冰冷的紙箱,取著熨斗爺爺的溫暖。

我好可憐,我是老ㄠ,為什麼沒人陪?喵嗚~~
創作者介紹

光寶與旺宏ㄚ弟、奇美妹妹的土貓窩

光寶奇美的土貓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