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早上由爸爸單獨餵我,我的身體粘瘩瘩都是營養液,很不舒服,但我只能眼睜睜著看媽媽上班,因為媽媽上班來不及了。

最近我跟弟弟都很慘,弟弟已經好幾天上吐下瀉,今天早上弟弟又吐了兩堆,在媽媽忙著清廚房及陽台後,回房將我從床上抱起到書房要餵我早餐時,發現我尿了床。這是我病重以來第一次尿床,即使我的腿越來越沒力,已經無法單獨站在便盆,尿尿要爸爸媽媽抱到便盆,尿尿也要人扶著才不會跌坐在貓砂,我也不會尿在床上。

尿尿不僅弄濕我的身體,也傷爸爸媽媽的心,因為昨天媽媽才發現我的嘴巴開始有異味,猜想體內器官可能開始衰竭,今天又看到我失禁,我真的讓他們很難過。

早上看著媽媽忙著清我的身體、擦棉被、換被套、擦地板,我覺得很不好意義,我想呼嚕的謝謝爸爸媽媽,可是我連撒嬌呼嚕的力氣也沒有,即是呼嚕了,聲音也是被我的喘氣聲蓋過。爸爸媽媽光寶有在撒嬌,你們聽到了嗎?
創作者介紹

光寶與旺宏ㄚ弟、奇美妹妹的土貓窩

光寶奇美的土貓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