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請教來的一堆隔離、相互熟悉理論根本沒用,妹妹根本不想被隔離在書房,一被隔離就喵喵叫,媽媽只好放牠出來整屋子趴趴走,讓牠想去哪裡就到哪裡,包含我不可以隨便進出的主臥室,爸爸都讓牠進去熟悉家裡味道。最氣人的是牠還會在我面前晃來晃去,一點都不把我這支「三重埔一支刺」擺在眼裡,但是老天爺還是公平的,妹妹很怕爸爸的大個子及我的親親。

妹妹跟媽媽說她不喜歡臭男生,尤其是白色毛衣卻穿到變成灰色的髒男生,妹妹也說她怕爸爸的大個子,因為她不管躲到哪裡,爸爸的長手長腳都可以抓她出來。爸爸知道妹妹很怕他後,特別拿我的玩具幫妹妹佈置了一個隱密的山洞,讓牠可以平穩的跟爸爸一起呆在書房玩玩具、熟悉爸爸的味道…。

爸爸好疼妹妹,不過我不會忌妒,因為爸爸說妹妹剛到新環境會很緊張,讓妹妹躲在玩具裡牠會較有安全感,可以好好睡覺,度過第一晚。喵嗚~~,妹妹真的累壞了,連我走到洞門口看她,牠都呆呆的在打盹沒哈我。

好奇怪喔,妹妹像光寶姊姊,又有點不像,牠到底是誰?不過唯一相同的是我第一次看到牠們時,都主動跑過去要親親她們,也都被牠們哈,為什麼女生都會這樣呢?

創作者介紹

光寶與旺宏ㄚ弟、奇美妹妹的土貓窩

光寶奇美的土貓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