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晚上我總要跟妹妹搶最靠近媽媽臉旁的床位,雖然常常是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把床讓給妹妹,但是媽媽總會安撫我、幫我蓋上小毯子,不斷的摸摸我的頭哄我,而我也會乖乖的聽媽媽話不再找妹妹麻煩搶回我的床,因為我知道媽媽不希望我們繼續吵她。

媽媽總會在我跟妹妹乖乖躺好後,轉頭面向房門,跟以前一樣等待姊姊輕輕的從房門走到她的臉旁,然後伸伸懶腰,撒嬌的喵一聲,跳到床上,最後躺在媽媽的枕頭上呼嚕呼嚕的哄媽媽入睡。有時媽媽知道等不到姊姊從房門口進來,她就會改望著房間冷氣窗口,希望姊姊會突然從陽台玩累了跳上窗口進來找她,如果媽媽一直等一直等都等不到時,她也就會轉回頭摸摸我的頭問我是否有感覺到姊姊回來看媽媽,這時我都會不斷的呼嚕呼嚕哄媽媽與我一起入睡,免得她繼續難過。

姊姊,ㄚ弟希望姊姊能入媽媽的夢裡讓媽媽再看一眼,讓媽媽知道姊姊的毛衣是還是否美麗柔軟?菩薩有沒有讓姊姊穿上新的毛衣?媽媽爸爸再與你相見時是否可以認的出你?姊姊,ㄚ弟也好想知道你現在的毛衣是什麼花色呢,ㄚ弟也好想再看看姊姊ㄛ。

創作者介紹

光寶與旺宏ㄚ弟、奇美妹妹的土貓窩

光寶奇美的土貓窩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